记者: 从参与的范围和影响等方面,有人把“世界佛教论坛”比喻为佛教界的“奥运会”,是一个“世界性佛教界盛会”,您是怎么看待这次活动的?

觉光

长老:

佛教在世界上是信奉的人最多的宗教之一,这次论坛提倡的精神不仅关系到佛教徒,对全世界都有一定影响。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承接首届论坛新六和:人心和善、家庭和乐、人际和顺、社会和睦、文明和谐、世界和平,本届的主题是“和谐世界,众缘和合”,重点是一个“和”字。在北京奥运开幕礼中,“和”也是主题,有着这样的一致性,这既是佛教教义的内涵,亦是平息世界上各种纷争最值得提倡的一种好方法。祈愿能借着这全世界的盛会,将这讯息传达给全世界。
记者: 这么大的一个世界性盛会,筹备工作是非常繁琐而繁重的。作为主办方之一,香港佛教联合会为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具体做了哪些筹备工作?在这些工作中感到最困难的是什么?最难忘的是什么?

觉光

长老:

这次论坛规模庞大,所涉及的范畴又多又广,作为主办方之一,即使是再繁重的工作,只要是对本次论坛、对佛教,以及对全世界有意义的事情,再繁琐再困难的事情也要全心全意去做,至臻完善。
记者: 与第一届世界佛教论坛相比,您觉得这届有什么变化?有没有达到你们预期的效果?有哪些成绩与不足?对于不足之处,您觉得应该如何改进?

觉光

长老:

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有37个国家及地区的各界人士参加,这次论坛有了上一次的基础,我相信无论是参与国家、地区的数目或是参加人数都会比上一届多。这种全世界的佛教界盛会,参与的人愈多,讨论的人愈多,愈能集思广益,对弘法利生,对世界和谐,都会有积极的作用。
记者: 这次活动在江苏无锡和台湾台北这两个城市举办,请您说说这次活动对两岸交流的增进有何意义?

觉光

长老:

中国佛教的历史已有两千多年,无论是中国还是台湾,佛教已成两岸的共同文化,这次在无锡和台北两个城市举办,这就是“缘”,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增进两岸的交流。“和谐世界,众缘和合”,本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主题刚好标示了这种历史的必然,相信这个世界性的盛会,一定会促进两岸的和谐发展。
记者: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香港佛教联合会开展了各项法务、文化、慈善、社会公益活动,请问在新的一年里你们将有哪些活动安排?

觉光

长老:

今年是香港佛诞公众假期实施十周年,这个佛诞假期是我们香港佛教界同人努力争取了数十年的成果,在这个极具历史意义的日子,我们将会一连三天在香港体育馆举行庆祝法会及邀请团体表演,以志隆盛。当然,我们还会在清明节期间,启建清明思亲法会,恭请诸山长老大德法师,虔诚礼忏诵经七天,回向世界和平、人民安乐。除此之外,还有佛教坊及615健康素食日,增加市民对佛教的认知及向公众推广素食的好处。
记者: 在新的一年中,您打算如何发挥香港佛教联合会作为香港最具领导地位佛教团体的指导和与大陆的桥梁纽带作用?

觉光

长老: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拥有同一片蓝天。我们有共同的民族渊源和文化传统。我们又有“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政策指引,尤其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理念和悲愿,传承着中华佛教文化的千年辉煌。

在信息发达、文化多元的时代,我们需要及时建立深厚的佛教发展历史观和对佛教前景的宏观把握,以及对我们所处的社会和世界发展趋势的敏锐洞察力,并发出我们的声音,为佛教的人间化、生活化、大众化、服务社会、服务大众的思路树立典范,引起全球宗教界的关注和高度肯定。 近年,国内稳定和开明的宗教政策,再加上香港特区政府平等对待各宗教的远见卓识,令中国佛教和香港佛教能互相扶助、互相护持,让佛教能重建形象,确立应有的地位。佛教在香港具有深厚的根基,在弘法、教育、医疗、青少年、安老等各方面都有长足的发展,香港亦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会,是东西文化的交汇点,地理上邻近东亚、东南亚,和世界各地都有传统友谊,在此优势下,香港定能在推动香港佛教自身的发展之余,把握与内地佛教界及各方面的交流合作,发挥佛教在构建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过程中的作用。

记者: 现在正值金融危机,甚至有很多人走向自杀的绝路。您觉得应该如何进一步发挥佛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

觉光

长老:

“有情众生”皆有烦恼,最重要是做到6字真言:“放下、自在、解脱”,因为说穿了,一切都只是“自求、内求,自调则宁”,“知足方会常乐”,只有大家认知缘起性空,以智慧面对人生。生死无常,当然金融危机也是无常。认知无常,冬天过去是春天,黑夜过去是朝阳,小小失去了的,不算甚么,最重要不能失去了信心和做人的志气。种善因,得善果。你今天种下的善因,明天必得善果。今天正好做好准备,做足准备,明天肯定会更好。佛教是非常重要的精神资粮来源,在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有智慧,就能赋予人们应对变迁与危机的能力。我祝愿大家同舟共济,努力励志,迎来香港的发展繁荣。